欢迎登陆 小说地 ,全站无弹窗,祝您阅读愉快!程序购买:409795626
阅读页面顶部Banner

第九章 壁刻

作者:我吃西红柿

阅读页面中部广告
阅读页左侧广告位

 岫轲天神连说道:“刚才真是惭愧,竟然将师弟你当成了雪魔,直接就动手了,幸好师弟实力了得,我才没有伤了师弟,若是杀了师弟,我后悔都晚了……唉,没想到,我岫轲也会论落到不分青红皂白就下死手的地步。(

他的眼中也有着一丝悲哀之色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师兄。”纪宁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的确是我的过错,算了,不说了。”岫轲天神皱眉看着纪宁,“北冥师弟,你应该知道这月下潭是何等的危险,从上古到如今,这么多天神进来,真正能够出去的也就是觉明佛祖。你怎么糊涂到又进来呢?当年我是见觉明尊者突破为佛祖,且我实在日子无聊的紧,才会进了这月下潭寻求机遇的,而觉明佛祖成了佛祖到如今,却已经过了亿年岁月,刚开始还有天神进来,可到如今早就没天神进来了,你怎么却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确是千万年来唯一一个进来的,至于进来的原因,说来话长。”纪宁感慨,“我也是因为情势所逼,必须来这月下潭取宝。”

    岫轲天神点头,连问道:“对了,现如今三界中如何,你说我师尊又收了弟子?”

    “如今三界……”纪宁略一迟疑。

    “已是浩劫降临!”纪宁声音沉重,还是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浩劫?”岫轲天神吃惊。

    “恐怕比上古破灭之战,还要残酷。”纪宁点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那上古破灭之战,死了那么多……”岫轲天神震惊万分。

    “当年是有女娲娘娘突破达到盘古神层次,才力挽狂澜,而这次……你听我细说。”纪宁对这位逍遥天尊的徒弟也没什么隐瞒,如果对方活着出去。也是自家阵营的,纪宁将这次浩劫的诸多事情尽皆说了个清楚。

    这一说就是足足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岫轲天神愣愣站在那,喃喃道:“竟然会这样,之前那无间门也融入我三界,一直都很好啊,怎么突然……这次没有女娲娘娘压制,万魔之主那般手段,我们女娲阵营根没谁能够牵制他。而我们这边,无间门也难以牵制。真的厮杀起来。只会两败俱伤,最终活下来的又能有几个?”

    他在三界时,三界还平静祥和。

    现在却已经是浩劫降临。

    “不是无间门死,就是我们亡。”纪宁淡漠道,“没得选。我实力虽然弱,却也从冥冥中隐隐感觉到,我们和无间门必定有一方会灭绝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能感觉到?”岫轲天神吃惊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纪宁点头。

    “命运显现,怎么会,怎么会有这样的浩劫。”岫轲天神不明白。

    浩劫并非无缘无故降临。

    就像上古破灭之战,是因为两方混沌世界不断靠近,即将碰撞甚至会融合为一。那心魔之主想要统领天下……遭到盘古混沌世界的抵抗,于是才是一场大战。而其中还有那位‘万物之主’暗中在引导这一切。

    冥冥中的命运只会显示一个结果,这个结果就是两方必定有一方要灭绝,一方死。另一方才有生机。

    至于这个浩劫的原因?

    却是需要猜了。

    女娲阵营猜测……有可能是因为无间门那位‘王’,那位王,当年就无比接近‘盘古神’境界。融合天道后现如今已经渐渐苏醒,至少部分意识已经苏醒。甚至透过对天道的部分掌控,将大量情报都告诉无间门。让无间门来和女娲阵营斗。

    这让女娲阵营的道门、佛门领袖、三皇们不得不猜测,那位‘心魔之主’是不是能够脱离天道的束缚,要掀起一场浩劫?

    还是说,背后有混沌异族的影子?

    还是其他某个更为难测的原因?

    原因难测。

    那身融天道的‘心魔之主’是最有可能知道的,而这位心魔之主下的命令,就是让无间门对女娲阵营下手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浩劫为什么产生,不是我这一层次所能知道的。”纪宁道,“总之,无间门已经渗透三界,对我们动手。我们自然不能束手就擒,自然要反抗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岫轲天神也点头,眼中掠过一丝杀机,“这无间门,当年女娲娘娘离开三界,万魔之主才偷偷回来,我们这边只是不想生灵涂炭,才让那无间门融入在我们三界当中。没想到……这么多年过去,当真是狗改不了吃屎。”

    知道双方是生死存亡之战,岫轲天神自然而然站在了女娲阵营这边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们困在月下潭,说再多也无用。”岫轲天神摇头。

    岫轲天神转头沿着走廊往里走:“北冥师弟,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二人顺着走廊,走了片刻。

    来到了整个宫殿的后殿,后殿寂静无声,积雪的光亮却也让后殿处处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“我这些年,一直生活在这。”岫轲天神步入后殿。

    纪宁也跟着进入,目光一扫,这后殿朴素的很,可很快纪宁就被殿壁吸引住了目光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纪宁惊讶走了过去,不由看着岩壁上的一幅幅图案和字。

    图案是一些近战之术,字则是描述,这些都是三界字。

    “都是从古到今被困在这的一些天神,百无聊赖,或者绝望之下留下的壁刻。”岫轲天神却直接坐在了地上,依靠着柱子,“北冥师弟,有没有酒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纪宁一翻手,拿出了一葫芦酒来,直接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岫轲天神眼睛都亮了,接过酒葫芦,拔开塞子便仰头咕咕咕喝了起来,喝了一通后才长舒一口气,大笑道,“痛快,当真是痛快,好久没喝酒了。困在这地方,连个人影都没有,还总是小心警惕那雪魔的偷袭,这日子还真不如死了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北冥师弟,别看了,没什么好看的。”岫轲天神见纪宁盯着岩壁上的壁刻,便喊道,“都是我们这些天神自创留下的而已,论玄妙,自然都不及真神道祖们传下的法门、那一个个天神,知道自己要死了,所以才留下这些法门,就是要让后来者看看,知道他们曾经在这呆过,仅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说不通你。”岫轲天神见纪宁依旧盯着看,便不再多说,继续仰头喝酒。

    能喝酒,已经是莫大的幸福了。

    纪宁则是默默看着墙壁上的大量壁刻。

    “弥勒佛祖座下雪叶留字。”

    “桓木主人座下背剑人留字。”

    “刑天战神座下风伯留字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位位天神,有些颇有名气,有些则隐世低调,他们来到了月下潭世界,虽然从那夜叉手下闯了过来,可是却再也无法更前进一步,在这座大殿中自知幸存机会极低,于是在殿壁上刻字,告诉后来者,他们来到过这!

    这些法门自然算不上多高,对纪宁当然没什么用。

    到了天神这一层次,一般都会自创属于自己的法门了,像纪宁创出《明月剑术》,在他手中厉害的很,可他若是刻在这殿壁上,其他天神看到也不会在乎的,因为这明月剑术乃是纪宁所创,最适合的是纪宁,对他人用途也不大。

    即便是真神道祖创造的法门,对他们用途都不大,除非像《伍宝剑术》这种逆天的剑术。

    纪宁之所以看壁刻!

    是因为他感受得到,那每一横,每一竖,那每一个方块字都蕴含着一种寄托!这是一个个强大的天神,在死前留下的。这种信念的寄托,让纪宁感到心灵的震颤,他感觉到,这些天神们不想死,他们想要活下去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没那个实力活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愿留下壁刻。”不知何时,岫轲天神走到了纪宁身旁,拎着酒葫芦,淡淡道,“死了,就死了吧,这日子,我早就受够了。”

阅读页面底部一Banner

技术支持:巧家思索者科技有限公司 小说地(www.xiaoshuodi.com)版权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