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登陆 小说地 ,全站无弹窗,祝您阅读愉快!程序购买:409795626
阅读页面顶部Banner

第三十八章 离开燕山(本卷终章)

作者:我吃西红柿

阅读页面中部广告
阅读页左侧广告位

 纪一川咳嗽着,脸色也苍白,见儿子一脸担心之色,不由笑道:“因为之前施展了多重禁术,我的紫府一直在萎缩萎缩,就在刚刚完全崩解了,所以身体一下子就弱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施展多重禁术?”纪宁一惊,“父亲,那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纪一川却是畅快笑着,摸着纪宁的头,“这一战是我最后一战,战后我也会变成废人,既然如此,自然多施展点禁术。”

    纪宁脸色变了。

    禁术,都是对身体伤害大的,以身体乃至寿命为代价爆发出远超平时的实力。

    “一川,你的身体?”纪九火脸色也变了。

    “应该还能活一个月吧。”纪一川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月!”纪宁脸色瞬间刷白,没有一丝血色。

    怎么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明明,明明自己已经赶回来了,怎么还要这样?

    “纪宁。”纪一川看着儿子,“你已经见多了生死,还看不透吗?对我而言,让我像个废人一样长期活着,是对我的折磨。我宁可最强一战后绚烂死去……那才是我的归宿。”

    纪宁身体隐隐发颤。

    “而且你母亲等我太久了,我该去陪陪她了。”纪一川看着自己的儿子,仔细看着,“你母亲死后唯一让我牵挂的就是你,而你如今已经不需要我保护了,你已经能够真正翱翔天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父亲。”纪宁看着父亲,眼中湿润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度过劫难本应狂喜,可纪宁怎么也无法喜悦起来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。

    纪宁每天都陪着父亲,每天父子二人都会彼此练剑,虽然仅仅切磋剑招,可父子二人都沉浸其中。而旁边则经常是一条雪白大狗,或者少年青石,或者管家秋叶在旁边看着。

    终于这一天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纪一川躺在椅子上,白水泽则是恢复成原形靠在一旁,脑袋轻轻碰触了纪一川。

    “小白。”纪一川轻轻摸着白水泽的头上的毛发,“此生我有你这一兄弟,死而无憾。”

    白水泽低下头,眼泪流下。

    “纪宁。”纪一川看向站在一旁的纪宁,“我本想让小白恢复自由,不过作为紫府层次的神兽,一旦恢复自由怕也会遭到其他修仙者擒获。而且小白也一直看着你长大,和你很亲近,我想让他跟着你。这是我的想法,也是小白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纪宁轻轻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小白。”纪一川看着自己的生死兄弟,“帮我好好照顾纪宁我不在你就是纪宁的长辈。也提醒着他,别让他误入歧途。”

    白水泽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随即纪一川从怀里拿出了一份兽皮递给纪宁:“我知道你一直很想知道当初到底谁杀死了你舅舅,害你母亲和我如此,这上面有名字,也有他们的一些讯息。本来我是让爷爷交给你的,既然我活着从牛角山回来,我便将它亲手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发誓。”纪宁拿过兽皮眼中闪过厉芒,咬牙道,“我纪宁一定会杀了他们,报了此仇!”

    纪一川点头:“报仇我不拦你可你记住,在我和你母亲心中你的命可比他们珍贵的多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纪宁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纪一川能够清晰感到自己生命力的不断流逝,气息都在衰弱,他微笑着,“记着,我死了后,将我火化。也将我的骨灰撒在翼蛇湖上。我和你母亲说过,死后会和她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纪宁强忍着泪水。

    “我这一生,幼时无忧无虑,少年奋发,更凭手中之剑名传燕山。”纪一川看着虚空,眼神飘渺,“我曾立誓,要凭手中之剑,名传这大夏王朝无尽大地!可惜……我做不到了。不过,我的儿子会做到。”

    纪一川看着纪宁,眼中有着无尽渴望:“纪宁,你会做到!”

    纪宁心中一酸。

    他还清晰记得父亲手把手教自己剑法的场景。

    “从今天起,我教你练剑。”那时自己仅仅还是一幼童,父亲则显得高大魁梧。

    从基础十三剑式开始,一步步教着自己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纪宁这一刻明白,那时已经断绝仙路的父亲将对剑的渴望寄托在了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我会做到。”纪宁看着父亲,承诺着,“父亲,我会做到,一定做到,我一定会名传大夏王朝无尽大地。”

    纪一川伸出手轻轻触摸着纪宁的脸。

    手在颤抖。

    “记住,好好活着,活的精彩。”纪一川声音已经微弱下去,他笑容也越加灿烂,“活的开心,活的痛快,活的自在……”

    父亲的手忽然掉落下去,眼睛也闭上了。

    噗通。

    纪宁跪了下来,低着头,咬着牙。

    “啊!”纪宁仰头,发出了嚎叫。

    白水泽也用头轻轻碰触着纪一川的身体,碰触着,他的眼角也有着泪水流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没有谁知道,纪一川死时静悄悄,仅仅纪宁、白水泽陪着。明心岛上其他仆人们都不知晓。

    “哗。”

    “哗。”

    一条舟船正飘荡着翼蛇湖上,纪宁正在舟船上,捧着骨灰罐,将骨灰一把把洒向湖水,随风飘洒,融入水中。

    在夕阳余晖下。

    一条小船上一名少年,一条雪白大狗,缓缓飘荡着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纪宁没有立刻离开燕山,而是继续在翼蛇湖明心岛上呆着,他中途也去了水府一趟,去水府的战神殿闯过了第二层!第二层对如今的纪宁而言的确没有任何危险,随后纪宁在人阶宝物中也选了一样。

    转眼秋过冬来,外界正飘荡着鹅毛大雪,纪宁在书房中手指演练着剑法,随即在兽皮纸上写下。

    “秋叶。”纪宁喊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。”很快秋叶便推门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你安排人通知下万剑城和西府城。”纪宁道,“便说,我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了?”

    秋叶一怔,看着纪宁,“公子你要离开燕山了?”秋叶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,她家公子乃是资质卓绝的天才,终究会离开燕山的。可是当这一天到来,秋叶还是感到心疼和不舍。

    “真傻。”纪宁走上前去,伸手抹去秋叶的眼泪,道,“我还需要好好闯荡,这天地很广阔,强者也很多。我不能龟缩在一地妄自尊大吧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秋叶明白。”秋叶连道。

    “秋叶。”纪宁拿出了一颗纳晶,递给了秋叶,“这纳晶内有些宝物,是我为你还有为青石准备的。春草死了我虽然要走,可青石也得照顾好。纳晶中有一本书册详细记载诸多宝物的用法。”

    “其中有洗髓丹是从那万象真人身上得到的。吃了后,能够提升资质,令你跨入先天生灵的可能性大大增加。”纪宁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,这太珍贵了。”秋叶大惊连拒绝。

    纪宁看着秋叶:“修仙路漫长,我不想早早看到秋叶你死去。你如果成为先天生灵,就能活的更久。别拒绝……在燕山这等地方洗髓丹或许珍贵。可对万象真人等一些厉害人物这洗髓丹也算不上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活的更久。”秋叶轻轻点头,没再拒绝,她看着纪宁,“公子还会回来吗?”

    “会回来我一定会回来。”纪宁感叹道,“翼蛇湖这里有很多我无法割舍的东西我修炼有所成,会回来常驻翼蛇湖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等公子。”秋叶看着纪宁。

    纪宁笑道:“别傻傻等,如果有喜欢的人,就嫁了吧。”

    秋叶摇头:“我是公子的侍女,一辈子都是公子的侍女。”

    纪宁没有多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外面银装素裹,积雪皑皑,纪酉阳、纪红花、纪九火、纪留真等人都赶到了这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我机缘巧合得到的一些秘籍。”纪宁直接递给了族长纪九火,“大多是和《万剑曲》《滴水经》相当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卷轴,则是记录了一名散仙的阵法心得《阵法九卷》。”纪宁也递给族长纪九火,“玄妙不可测,不过阵法要研究需要资质,也需要耗费漫长时间。以后还望族内因材施教。”

    纪九火、纪留真等人都是大惊。

    散仙的阵法心得?

    “而这一本,名为《雷火剑补遗》。”纪宁拿出了一本兽皮书籍,“是我根据《雷火剑残编》进行推演,加上我对剑法的感悟,又补上了四剑,最后写出了这一本《雷火剑补遗》,共是七大剑招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本则是我这半年来几乎所有心血汇聚。”纪宁又拿出了一本兽皮书籍,上有‘雨水经’三字,“所写出的一套剑法,我起名为《雨水经》。以后我纪氏族人如果能将《滴水经》修炼至大成,便可以学习参悟这《雨水经》。”

    纪宁看着手中这本书籍却是感慨,这半年来他不断思索,将他的感悟进行总结,将‘雨水之道’上的感悟尽皆书写成这一篇《雨水经》,这种总结著书的过程,也令纪宁在雨水之道上又大大前进了许多。

    作为悟出‘雨水剑域’的存在,写出的《雨水经》单单其中蕴含的道之真意,便有数百重,连笔画都暗含剑意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纪九火等人一看到雨水经封面的三个大字,便感到扑面而来的剑意。

    他们个个色变。

    作为高手他们都能感觉这《雨水经》的不凡,连他们都感到压迫,难怪纪宁要求必须《滴水经》大成后才能参悟。

    “从今天起,《雨水经》便为我纪氏镇族之宝。”纪九火激动万分说道,其他族人们也个个兴垩奋。族内出现一个天才那是运气,而留下了这一本书籍,却是能培养出更多天才来。这一本《雨水经》明显是力压其他《万剑曲》等诸多秘籍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纪宁没有要别人送别,他让纪九火他们都回去了,待得深夜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。

    纪宁独自一人带着白水泽来到了湖边,直接跪在了积雪上,对着那无尽的翼蛇湖湖泊磕了三个头,郑重道:“父亲,母亲,我纪宁一定会斩杀雪龙山仇敌,为你们报仇。也一定会名传整个大夏王朝无尽大地。”

    “请原谅儿子的暂时离别。”纪宁起身,看向身侧的白水泽,“白叔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小姑娘。”白水泽传音给纪宁。

    纪宁看了一眼远处,远处黑暗中正站着秋叶,秋叶知道纪宁要离开,所以一直没有睡一直在默默等着。当她看到纪宁看过来,她不由哭了。

    纪宁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纪宁直接走上旁边凭空出现的一条舟船,白水泽也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舟船迅速腾空而起,破空而去,冲入夜空中。

    “公子。”秋叶连冲出几步,抬头遥遥看着,“我一定会等公子回来,一定会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空中。

    舟船在云雾中,纪宁俯瞰下方无尽广阔大地,也能看到下方广阔的湖泊‘翼蛇湖’,和其中垩央的明心岛。

    纪宁深深看了一眼,这里有太多难以割舍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走!”纪宁转头看向远处无尽夜空,在燕山之外,还有更加广阔更加精彩的世界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舟船上只有一少年和一条雪白大狗,迅速消失在天地尽头。

    (本卷终)

阅读页面底部一Banner

技术支持:巧家思索者科技有限公司 小说地(www.xiaoshuodi.com)版权所有.